这个世界上最会演戏的女魔头曾凭一部电影让美国离婚率飙升

这个世界上最会演戏的女魔头曾凭一部电影让美国离婚率飙升

莉莉安告诉你,其实不是图片中(风华正茂)的小李子,而是与小李子同框过,在将近

从20多岁的技惊四座,再到60多岁在金球奖上让美国(还没上任)总统都坐不住的一鸣惊人,许多观众与评论家都认为她是美国电影史上最伟大的女演员之一。凭着演什么像什么”的精湛演技和耿直率真的个性,她从始至终,都是好莱坞最令人瞩目的明星。

对于父母那一辈人而言,她的名字,更多的是与《廊桥遗梦》紧紧联系在一起。在九十年代,这样一部探讨家庭与婚姻伦理的影片,不仅引发了许多争议,据说还导致当时的美国离婚率显著上升,此电影也被众多权威电影专家和杂志评为“1995年世界十大电影”。

而下面这部她主演的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对于许多八零后而言,也是那个时代的经典之作。

梅姨演绎的“女魔头”米兰达,也被认为超越了原著,赋予了人物更加立体而有深度的情感。

而昨天在金球奖的颁奖典礼上,她的一番获奖感言,更是一夜之间登上了全球各大媒体的头条。

在昨天举行的第47届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梅姨获得了“终身成就奖”。而在她上台发表获奖感言时,她首先表达了如何做一名优秀的演员:“一个演员的唯一职责,就是进入另外一种人的生活,并让观众感同身受。” 随即她话锋一转,尖锐却婉转地批评了川普:

“有一个表演者(指川普),坐在这个国家最受人崇敬的位子上,他模仿了一位残障记者,一个在特权、力量、和还击能力上都远远不如他自己的人。

那个情景让我心碎,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因为那不是电影,而是真真切切地,就在我们眼前发生。这种羞辱弱小的本能,被一个掌握权力的人在公众场合下随意施展,它的破坏力正渗透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中去。

因为他正在纵容每一个人去做他在做的事情。不尊重和暴力像病菌一样滋生,传染。当手握强权的人们利用他们的地位去随意欺辱个别人时,他就是在欺辱我们所有人。”

这段不点名道姓的责难,不仅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震惊,也让以推特治国的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暴跳如雷的连发三条推特来回击她,甚至不惜使用“flunky” (奴才,马屁精)这种恶毒的词汇。

虽然被川普评价为严重被高估的演员“the most over-rated actresses ,然而她自己在2004年艾美奖获奖致辞时就曾自嘲过“有的时候我觉得大家对我评价过高。”

这已经不是梅姨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叫板川普了 —— 去年6月,她就曾经把自己打扮成川普的模样,通过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位大嘴总统的不满。

姑且不论“演员是否有必要为自己的政治立场发声”,她表达立场并非为了博取眼球,而更多的是真性情的流露和对自我的坚持。正如从影40多年来,虽然她演的角色一直在变,却只有三样东西始终没有改变:她对自我的坚持,对演技的追求,和她对感情矢志不渝的守候。

拿着奖学金毕业于耶鲁大学艺术学硕士学位的梅姨,出道的第二部影片《猎鹿人》,就让她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却也成为她和自己的第一任丈夫 —— 因《教父》中佛雷多而成名的约翰凯泽尔的最后一次合作。

1976年,年仅27岁的梅姨在一次话剧排演中认识了约翰,兴趣相投的两个人很快便成为了彼此人生的伴侣。然而,不久之后,在两人共同拍摄《猎鹿人》时,约翰便被查出患上骨癌,且已经扩散到全身。剧组发现后,想让他退出剧组。但梅姨却坚持,如果凯泽尔退出,她也将辞演。她甚至不顾家人反对,坚持和凯泽尔订婚。影片拍摄完不久,凯泽尔即在她的怀抱中,与世长辞。她在耶鲁大学的戏剧老师鲍比刘易斯说,“她是个固执的人,是一个全身心为他人所着想的人。她很强大,不得不说,她当时给予病重的凯泽尔很大的精神支持。”

凯泽尔去世后,29岁的她,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位陪她度过人生最艰难时光的好心人”。当时几乎快要流利失所的她,借住在这位好心人家,一住,就相守了三十多年,并且变成了彼此一辈子的精神支柱。

唐古墨尔是美国的一位雕塑家,当时他正要去欧洲游学。而凯泽尔去世,使得梅姨即将流离失所。唐于是好心把房子借给了她住。几个月后,唐回到美国,不但没有让梅姨搬走,反而给了痛失生命中挚爱的梅姨巨大的精神安慰。

然而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离凯泽尔去世刚刚半年,唐和梅姨就宣布结婚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担心她是悲痛过度,急于找个依靠。但是梅姨自己说,“我从没想过脱离那段痛苦的日子,也不希望忘掉,约翰的死一直伴随着我,不管做什么,痛苦总会存留在头脑中,并影响后来发生的一切。但我也像一个孩子,品尝了痛苦,却不会永远执着于此。”

嫁给唐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她想要走出痛苦,也认准了这个人是她一生的依靠。

而正是因为有了家庭的支持,梅姨才更专注地投入到演艺事业之中。在后来的日子里,每个她重要的人生里程碑,都有唐在身边陪伴。

在《苏菲的世界》里,为了演苏菲,她一周学5天,连续3个月时间学波兰话和德语,为了让自身形象更贴近在集中营饱受折磨的苏菲,她严格节食,减重6公斤,形容枯槁,憔悴不堪。而正是这部影片,让梅姨第一次在唐的深情一吻的见证下,捧起了奥斯卡小金人。

在《克莱默夫妇》中,为了确切表达克莱默太太的内心,她不惜在拍摄过程中,多次与达斯汀霍夫曼激烈争吵,被激怒的达斯汀甚至直接抓起一个杯子就朝她砸过去。最后为自己的角色写了大段的台词,让每一个观影者为之动容。达斯丁霍夫曼评价她:“她带着肾上腺素来工作,总恳求我给她最有力的回击。“

在《弦动我心》中,当然为了角色需要,50多岁的梅姨在两个月里,每天进行6小时小提琴训练,最后竟然能够弹奏出巴赫的小提琴协奏曲。

“谁要是演她的情人,真的会爱上她。谁要是演她的情敌,就会恨她,她具有改变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魔力,我从来没看到过任何演员能做到这点。”《走出非洲》的导演西德尼?波拉克这样评价她。

2012年,梅姨出演了《铁娘子》,演绎英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的传奇一生,一个美国女演员,饰演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人物,最终却被傲娇的英国影评人评价为“仿佛撒切尔再世”。她凭借这一精彩演出,终于第三次在奥斯卡封后,并横扫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等在内的一众国际电影大奖。

陪她一起走过奥斯卡红毯的,依然是她30多年来唯一的伴侣,唐古墨尔。当得知获奖时,他们如同三十多年前一样,再一次当众深情拥吻。“我首先要感谢的是唐……我想让他知道,在我们的生活中我最珍视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你给我的。”

1983年,斯特里普应邀为自己的母校,瓦萨学院的毕业生发表毕业赠言,她说,“当我前往加州参加奥斯卡颁奖仪式时,父亲来电话对我说,你要是获奖了,就简短致辞,别谈政治。我不同意。我不仅在电影和戏剧舞台上工作,也在社会大舞台上工作。”

正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30多年后,67岁的梅姨在金球奖的颁奖仪式上又一次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一个演员的唯一职责,就是进入另外一种人的生活,并让观众感同身受。” 这既是她的获奖感言,更像是对她演艺事业的总结。

“我真的很努力工作,我觉得自己打一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我想这可以作为我的墓志铭:她很努力地尝试过。”

移民签证 交规 入境 奥克兰皇后镇罗托鲁瓦 惠灵顿 基督城 但尼丁 怀卡托南岛北岛 国家公园 高尔夫 入境卡 驾照 交通大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